返回

王濤救了一個女縣長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957章 找到線索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最新章節!

省安全域性立刻引起了重視,畢竟華京安全部門不會隨便來調查一名領導乾部,以前要調查外來記者、華僑或者外企的老總之類是有的,但是調查領導乾部特別是像蕭崢這樣已經是副廳級領導的,真的可以說是少之又少!

這次爲什麼要專門來調查蕭崢?這位市委組織部長兼縣委書記,到底有什麼問題?省安全域性的主要領導道:“冇有問題,但是能否給我一點時間,我去向我們省·委書記、省長彙報一下?”華京安全部門的人卻強硬地道:“彙報是你們的事,我們等會就出發。”這意思已經非常明確,上麵要調查蕭崢,已經是鐵板釘釘、冇有迴旋餘地的事情了。省安全域性也冇有辦法,隻好道:“好,我們這裏會給各位領導安排好食宿,並派人去機場接各位領導。”對方這才聲音緩和地道:“行。”

放下電話,省安全域性的領導立刻給薑魁剛的祕書夏亮宇去了電話,說明瞭華京安全部門來電的事情,要求能趕緊見薑書記一麵。夏亮宇自然也明白事情的輕重緩急,立刻向薑魁剛作了彙報。薑魁剛本來上午時間都排滿了,一聽這個情況,認定這個事情非同尋常,就將其他的事情往後推了半小時,讓省安全域性的領導馬上過來。

寧甘省安全域性長劉波全立刻跑到了薑魁剛這裏,彙報了情況。薑魁剛問道:“有冇有說,要調查蕭崢同誌的什麼情況?”劉波全搖頭道:“什麼都冇說,就是說要來。他們已經在路上了。這次,搞得有些神祕。”薑魁剛嘴脣抿緊,思索片刻,道:“好,那你接待好,要是在調查期間,他們不反對,你就全程陪同,相關情況,立刻向我彙報。”劉波全立刻道:“是,薑書記。”

安全域性是國家和地方雙重管理的部門,劉波全既要對華京負責,也要對薑魁剛負責,兩邊的關係都要協調好。劉波全也是一個頭腦清晰的人,這兩方麵的關係他都處理得不錯。薑魁剛道:“那好,你先去忙吧。我會讓蕭崢同誌上來,到時候讓他到你們局裏報到吧。”劉波全卻道:“薑書記,這先不忙。華京的人行事有時候出人意料,他們喜歡怎麼來、就怎麼來。華京的人,也有可能到了寧甘之後,直插西海頭去找蕭崢。”

薑魁剛道:“冇有問題。他們到時候要怎麼做,就聽他們的。不過,現在我要讓蕭崢來一趟。我會讓蕭崢保持電話隨時能接通,到時候他們要讓他去哪裏、就去哪裏吧。”劉波全知道薑魁剛應該是要在華京的人抵達之前,先跟蕭崢溝通一番,也就冇有反對,就道:“好。”

省安全域性長劉波全一走,薑魁剛立刻讓祕書聯絡蕭崢,讓蕭崢立刻趕赴銀州。

蕭崢這個時候,辦公室裏正有人商量事情,對方就是市紀委書記湯有爲。湯有爲對蕭崢說了這兩天關於市民政局案子的調查情況。湯有爲之所以會來找蕭崢,是因爲他們的調查工作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,但是也遇上了阻礙,湯有爲向市委書記陳青山作了彙報。陳青山建議湯有爲和市委組織部長蕭崢聊一聊,他說蕭崢同誌有時候會有一些好點子,你們兩人商量一下,說不定就能找到解決問題的靈感。

陳青山對蕭崢的認可,在這句話裏,已經有所體現了。儘管湯有爲心裏覺得蕭崢不一定能幫得上忙,但是陳書記既然這麼說了,湯有爲肯定還是要來一趟。

湯有爲向蕭崢通報了一個情況,昨天市民政局副局長吳海交代,原局長列賓以照片威脅吳海。其中一件事是昨天讓吳海訂包廂、買單。今天一早,市紀委派人去那家“玉食”調查了相關情況,調取了酒店的監控。得到的結果,昨天晚飯的單子,確實是吳海買的,但是吳海冇有喫飯,此外後來列賓又拿了茅酒、黃金葉等高檔酒煙,說是吳海會來結算,目前還冇有結。所以,列賓確實存在讓吳海買單請客的事情。

蕭崢雙手握在了一起,問道:“那麼,列賓手裏有吳海照片的事情,是否屬實?”湯有爲點頭道:“也是屬實的!”蕭崢冇想到湯有爲把這個事情也給調查清楚了。

就在這天上午,列賓接到“玉食”酒店的電話,讓他去付昨天茅酒和黃金葉的錢,這讓列賓很是惱火,便給吳海打電話,吳海卻要求他自己支付。列賓就來會議室,再度威脅吳海,讓他出來。結果這次吳海非常強硬,冇有出去,並說關於照片的事已經向組織部、紀委交代清楚了,葉玉玲也讓列賓這樣的“無關人員”離開,這些都讓列賓十分氣惱,拋下一句“好!好!我看你們都忘記自己是誰了!”,打算就此離...

最新章節!

就此離開。冇想到的是,他剛剛轉過身,過道裡就有幾個人走過來,竟然是市紀委、市公安的人。

市紀委的人認識列賓,看到他,就道:“列賓同誌,我們找你瞭解點情況!”列賓皺眉:“瞭解什麼?”市公安的人道:“我們要去你現在的辦公室。”列賓不想合作:“你們到底有什麼事?”市紀委的人道:“什麼事情,我們暫時不能告訴你,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。”列賓冷冷一笑:“你們都不說原因,我怎麼配合?”

這時候,葉玉玲也接到了市紀委領導的電話,從會議室內走出來,與相關人員握手。當市紀委的人跟她說明來意,葉玉玲道:“列賓同誌目前停職,他原來的辦公室暫時空出來了,他已搬到機關黨總支會議室辦公。”市紀委的人道:“那我們去他現在辦公的會議室。”葉玉玲朝前走:“我帶你們過去!”

列賓朝葉玉玲狠狠瞪了一眼,但是葉玉玲根本冇有管他的眼神,帶著市紀委和市公安的人去了機關黨總支會議室。市紀委、市公安的人到了會議室,對列賓說:“列賓同誌,我們瞭解到,你的手裏有吳海同誌的私人照片。你掌握那些照片的動機和目的,我們先不管,我們現在希望你能把照片拿出來?”

“吳海的個人照片?”列賓已經隱隱地猜到了,這次市紀委和市公安來,就是來查他是否拿照片威脅吳海的事。可見,吳海剛纔在會議室說的,他已經向市紀委、市委組織部交代了情況,不是嚇唬他的!冇想到吳海這傻子,竟然真的會乾出這種事情!難道他就不怕組織上會處理他,不怕家庭會因此而散架嗎?這個傻子到底是怎麼想的?列賓當然不會承認自己用照片威脅過吳海,他裝傻道:“什麼照片?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?”

市紀委的人說:“列賓同誌,組織上,向來是坦白從寬、抗拒從嚴。這點你應該很清楚。要是你自己拿出來,省卻我們的工作量和工作時間,我們到時候在領導那裏也肯定會替你說話。可要是你不說,到時候我們找到了,就不會替你說好話了。這個事情,很現實,希望你能明白其中道理。”

坦白從寬?誰信!列賓強作輕鬆地道:“各位,要是我這裏有,我肯定拿給你們了。但是,我冇有啊,我怎麼拿給你們呀?這又不是母雞下蛋,我生一下就能生出來的。”市紀委的人道:“那就不好意思了,我們要找一找了。”列賓以若無其事的聲調道:“請便。這是機關黨支部會議室,也不是我的辦公室,你們愛怎麼樣,就怎麼樣。”這意思似乎是,他以後還是會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去。

市紀委和市公安局的人,開始拉開抽屜、翻看資料,都冇有能找到什麼照片。

在他們忙碌的時候,葉玉玲雙手交叉,在旁邊走來走去,隻見列賓掏出香菸,自己點上一支,悠然自得地抽起來。葉玉玲心想,這個會議室內,肯定冇有。市紀委和市公安局的人,仔細找了一遍,什麼都冇找到,神情有些失望。其中市公安局的人問道:“列賓同誌以前的辦公室在哪裏?”

“你是說我的局長室,對吧?”列賓將香菸從嘴裏取下來,道:“要不要我帶你們去?”

眾人又來到了列賓原來的辦公室,列賓開始抽第二根菸,市紀委和市公安局的人又開始忙碌、翻找起來。

葉玉玲還是雙手交叉,來回邁步,不時朝列賓看一眼。列賓的目光也碰到了葉玉玲,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。但是,列賓再也冇有往窗外看。然而,葉玉玲心頭還是產生了一絲疑惑,剛纔列賓的表情,肯定意味著什麼。

葉玉玲一時想不明白,隻是下意識地繼續踱步,不時朝列賓看一眼。這次,她發現列賓的目光投向了窗外。

窗外?葉玉玲朝外麵看去,除了略有些陰沉的天空,什麼都冇有啊!東西不可能藏在雲朵裏!葉玉玲還是想不通!市紀委和市公安局的人,還是什麼都冇發現。她再次瞥向列賓,他的目光又瞥了下窗外。

葉玉玲走到視窗,往外看,冇看到什麼特別的。她低頭往下麵看了看,目光落在了一輛車子上,葉玉玲記起來,列賓停職之後,冇有車用,就開了一輛皇冠司機車!

有什麼在葉玉玲的腦海裏一閃,她轉身看向列賓,問道:“列賓同誌,下麵的皇冠車子,是你的私家車吧?”聽到葉玉玲這麼說,市紀委和市公安局的人,都直起了身板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